• 2011-11-25

    活著 - [随便写写]

    如題……

    世上除了生和死,哪來那麼多閒事

     

  • 2011-09-02

    新博客開張 - [广而告之]

    http://chineseknotting.wordpress.com/

    這裡就做個廣告貼貼吧。實在是經常用不了……

  • 2011-08-31

    我又糾結了 - [凡人記事]

    對於這個博客的糾結~~~

    blogbus總是不穩定的樣子,讓我不放心這裡的內容是否會突然有一天全部消失。

    雖然已經在wordpress有賬號,但是考慮到以後回國,即便是翻墻,也很難用。

    而且真的很喜歡可以在一個地方寫了點啥,然後可以統統可以點一個“分享”,就可以圍脖、facebook、豆瓣啥的統統搞定。目前只在愛手工的網站上能用這么方便的功能。

    萬惡的墻。讓我再思考一下最近在Bugis的Arab street拍的圖應該放哪裡好。

  • 2011-08-26

    飲食滋味 - [眼睛说话]

    今天做了一個湯,淮山豬骨湯。很驚喜地發現這裡的鮮淮山非常美味,和我記憶中南京的山藥味道可以媲美,更好的一點是,燉久了也不會爛開,還是完整的一段段的,入口就軟綿即化。我可以激動地說這是我入廚以來燒的最好喝的一個湯~~~

    想起來吃淮山,是因為剛好超市里有賣,而且程先生有打嗝的毛病,中醫上說這是脾胃不和,淮山健脾,我們也都愛吃,所以這次煮湯就做這個了。

    買豬骨的時候,人家問我要多少,我一下答不上來,人家又問你幾個人喝,我說兩個,然後人家抓了幾塊放秤上,我感覺太少了,就多要了幾塊。豬肉佬很驚訝地說,這么多啊,你都不用放味精了。輪到我更驚訝,煮湯怎么可以放味精??

    從豬肉佬一句不經意的話,我想到是不是這裡很流行用調味料呢。我雖然沒有全校食堂都吃過,但是已經發現哪一家飯菜比較有味道。這個味道不是用醬用味精調配出來的,而就只是油鹽醬醋。吃的時候,能吃到食材原本的味道,番茄是酸甜的,冬瓜是清甜的。有一些食堂窗口,看起來菜很好,吃起來也很香,但吃幾次就不想吃了,因為總是那種蝦醬啊香茅之類做出的味道,雞肉吃起來沒有雞的味道,蔬菜原本的味道也被不同醬料的味道蓋住了。舌頭很快就對於這些人工味道感到厭倦。也許這就是爲什麽家裡的飯菜永遠吃不厭的原因哦,老媽一直說,不要用那么多亂七八糟的,廚房里就幾樣東西就夠了:油、鹽、醬油、糖,味精偶爾用一些,我媽連醋和酒都可以不用,廚神~~~

    順便貼一下這些日子攢起來的食品照片:

    這是到新加坡的第一頓,魚圓面,魚圓很不錯,不像廣州的那么硬,也不像江蘇的那么軟,有魚的鮮味。面就不怎么合口味,一方面是粗,另一方面是有堿水味。值得國內學習的是,機場的麵條,并沒有比學校食堂的貴很多。

    這是市區里吃的一碗牛肉面,我估計有半斤牛肉在這面里……燉得很爛很入味,贊~~

    這是……雲吞面。沒錯,這不是叉燒面,這是雲吞面!碟子邊上有兩個炸雲吞有木有?小碗里有兩個小雲吞有木有?這就是新加坡的雲吞面啊~~~炸雲吞很好吃,其他的不難吃,還是我不太喜歡堿水面的原因啦,估計不會再吃了……

    是不是很懷舊呢,中秋月餅……不過這超市里只有潮州月餅,居然還有腐乳風味的,想象不出啥味道。我在學校超市還看到有像小時候那種四個捲成一筒的,餡和廣州的差不多,很便宜。我看著包裝上紅底金字的“中秋月餅”還有繽紛得有點惡俗的嫦娥,覺得果然是老土的東西有特色哈哈。已經不是小時候很愛吃月餅的年紀,看到這些東西,還是會想想中秋該怎么過呢。

     

  • 去超市,看到維他奶換新包裝,太有香港特色了。

    即便家裡還有,會心一笑之餘,還是拿了一條付賬去了。

  • 標題是一句廣東俗語,就是“到了年紀大的時候,才去學吹嗩吶”,意思就是都到身體快不行了,還去學年輕人的東西。

    昨天晚上看程先生賣力的練習,就有這個感覺了,哈哈。

    他在用功地學習Michael Jackson的太空步~~~

    說起來程先生雖然後知后覺,自從MJ過世之後才發現人家的巨星魅力,但學起來還有模有樣的。昨晚看一個搞怪視頻,又挑起這根筋了,於是我翻出一個很久的教學視頻給他學,他就學了最簡單的一個太空步,看得我很樂。從完全不會,到學會一點點,這個過程相當開心啊。也實在驚嘆MJ究竟怎么發明出這么奇怪的舞步,然後可以有這種奇異的效果,太好玩了。

    我不太敢學,畢竟身體中心不太好把握,怕摔倒。觀賞程先生比較有趣,哈哈~

  • 今天在微博上看到一句話:

    看到精致小碗云吞面汤散落的韭黄几乎感动落泪,华人因子发作:三日不吃云吞面,恍然若失。

    深有同感……舌頭的記憶真的很不可思議,從兒時累積起來的感覺,無論何時重現這種味道,總會調動全身快樂的細胞。

    甚至,想象一下,都會有快感,儘管快感過後,是悵然若失。

    有一天半夜我忽然醒過來,很想吃東西,第一樣浮現在腦海的,就是那漂浮著點點韭黃的鮮蝦雲吞。熱氣騰騰的麵湯滲透進鼻子的清香,閉著眼睛似乎就能聞到。然後又想起了布拉腸,以前和程先生晚上出去逛時,總是要去東川路那一家腸粉店吃,怎么吃也吃不厭的樣子,就連原來不太接受這種小吃的程先生,也慢慢愛上去腸粉店要一碟魚片腸加一碗皮蛋瘦肉粥,和我一起吃到熱烘烘的然後心滿意足再出去逛。

    想到口水都要流了,卻在異鄉的半夜里,心裡不爽,於是哼哼唧唧的。程先生被我鬧醒,問了一句怎么了。我說我好想吃拉腸哦。程先生似乎沒聽到,背著身。過了三秒,冒出哀怨的一句:我也好想吃……

    我不知怎的哈哈大笑起來,笑到眼淚都出來了。

    下次再看到有豬腸粉賣,不管多少錢,一定搞回來蒸一大盤為我們倆解饞!(我們兩個都超愛吃豬腸粉……)

  • 校園里經常鬧嚷嚷的,肯定是本科生。

    想不通他們哪來那么多遊戲,隨便往地上一坐,圍成一圈,就玩得哈哈大笑。

    這是今天在我住處外的一個遊戲,似乎是爬斜坡之類的。我們還見過些奇怪的遊戲,例如一大圈人在草地上互相砸水袋,拿一大卷衛生紙把一人包成木乃伊,最不可思議的是前兩天看到的,他們在草地上挖了一個坑,澆上自來水,活生生弄出一片泥漿沼澤來,然後一個個輪流趴著過泥潭,搞得一個個都像泥人。

    不知道這些遊戲是他們自己構思的,還是有傳統的,也許創造力就是從這裡迸發出來的吧。

    -----------简单的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以上文字是昨天写的,经过昨晚的折腾,我开始对这群精力旺盛的小孩怀有深深的怨恨~~

    昨晚他们在草坪上不知道玩什么游戏又是很high,快12点了还闹嚷嚷的。我躺在床上睡不着,程先生忍不住了往窗外大嚷~~噢,那是我听过程先生讲过的最好懂的英语!!太有气势了!!然后忽然就都安静了下来,剩下一些叽叽咕咕小声说话的声音。我迷迷糊糊睡去,远处似乎还有另一波人在大合唱,后来似乎也还有别人吼,再后来似乎还听到收拾残局刷帆布的声音,总之,一晚都没睡踏实,唉!

  • 2011-08-05

    啞巴點菜法 - [凡人記事]

    每次到食堂,面對師傅我總有種糾結,不知道該用什麽語言點菜。是直接說“魚圓粿條”,還是用英文叫“fishball kwei tiao”,或者和師傅套套可能的近乎,用粵語叫“魚蛋河”?

    然後一天看到前面排隊的人,什麽都不說,舉起三個手指,就點到了他要的套餐!

    啊,原來根本不用說話嘛,每個餐的圖旁邊有個數字,啊啊,啞巴也可以點菜啊~~

  • 2011-08-04

    圖書館 - [凡人記事]

    昨天陪程先生去聽圖書館的講座,想學習下怎么有效利用這裡的圖書館的。

    Librarian很敬業,兩個半小時,塞滿了許多有用的信息,基本上就是在教這群PhD怎么做研究,怎么利用圖書館資源找自己研究要用的信息。也許是演示的例子都是土木工程的吧,我很快就厭倦了,到後來根本聽不下去了。我實在對在database里找journal這些事情不感興趣,我只想知道哪裡有我想看的書而已。

    科技發達,讓大家很方便可以找到海量信息,但同時也少了一些在書架間發現新鮮事物的樂趣。目標性很強,按照機器識別的語言去搜索,可以搜索出最想要的信息。可是對於我這個注意力渙散的人來說,往往是不太相關的信息會引起我的興趣,而且真實的觸感,才覺得那是實在的生活。這一種對於虛擬現實的反感,是不是我們這一代人和新生代的最大區別呢。

    晚飯後去explore了一下ADM library(藝術設計媒體學院的圖書館)。可惜關門了。但是在那座像太極圖一樣的建築中間的水池廣場走著,有一種被包圍的溫暖,真是一種神奇的感覺。圖書館門口的感覺很像南京的先鋒書店,呵呵,今天再去看看,反正我步行就能到。

  • 2011-08-03

    再戰ICA - [凡人記事]

    昨天又是起了一個大早,趕去ICA辦我的簽證。

    我們做好了打持久戰的準備,結果拿了號還沒坐下就輪到了。

    officer:搞什麽?

    我:搞social visit pass。

    officer:你這是long term吧,不能拿這個號,這個號是搞short term的。

    我(一臉無辜):我也不清楚我要搞什麽樣的,反正前臺給我這個queue number了。

    officer(無語一陣):算了,我幫你弄吧,反正現在還早。

    我(心中竊喜):謝謝~~~

    原來裝傻和裝不懂英文也挺好混的。

    5分鐘,完成。還要回去等信……不過那已經是三個星期后的事了。

    程先生說,準備那么充分,就完事了,真沒有成就感。

    然後兩人又去轟隆隆的地鐵上睡覺回學校了。

     

  • 2011-08-01

    買菜雜記 - [凡人記事]

    我是一個不專業的煮婦,廚具由於條件限制,已經很不專業了,買菜這回事,在異國也只能入鄉隨俗走走看看。

    很多蔬菜水果,都是按個賣的,并不按具體的斤兩。新加坡許多商品都依賴進口,吃的東西也不例外,所以超市里很多東西會表明進口來源。千萬不要以為外國種的蔬菜就比中國的好吃,我昨天買了幾個荷蘭的土豆,實在是沒有味道。新西蘭的土豆比荷蘭的貴不少,也許會好吃一點吧。再如大米,我們買了一包泰國香米,價錢不貴也不便宜,但是煮出來就是沒有飯香味,也沒有國內大米的粘性和彈性,經實踐證明,放水多少都沒關係,反正這個米就是不會軟成爛爛的,一直就是松松散散的德性。我決定學一學這裡流行的做法,做椰香飯,好像就是放椰漿和鹽,反正椰漿不貴。

    廣州的蔬菜種類有很多,不過這裡熱帶的蔬菜還真有些奇形怪狀的,有粗粗的四角豆,不知道吃豆子還是吃外面的皮;像節瓜但沒有毛的瓜,估計和黃瓜差不多的吃法;有很細很長的菜心,也不曉得吃葉子還是吃莖好;有一些植物的鬚根,也許是做香料用的……一袋一袋用塑料袋裝著,我也只敢吃我認識的。

    魚啊肉啊都是冰凍的,基本上都是海魚,我只認識帶魚和紅衫,其他都只有和魚大眼瞪小眼的份。比較奇怪的是螃蟹,明明都不會動的,還是有人大把大把地買。我們中國人可是從來不會吃死蟹的哦。雞很便宜~尤其是冰凍的,有一大包雞翅膀1kg啥的,可惜我沒冰箱,吃不掉的。而且我也一直覺得冰凍很久的東西應該就沒鮮味了,還是會去挑小份新鮮的。豬肉我偏好印尼布蘭這個牌子,比較有鮮味,而且處理得也挺乾淨,就算是碎肉,也不會像國內的那種,用水一衝就浮起一大片白花花的沫子。我愛印尼的豬~~~

    這裡的人似乎很愛吃甜的。我買砂糖,最小的包裝是1kg。餅乾架子上,很難找到咸的餅乾。各種涂麵包的果醬啥的,種類繁多。有一次蹭程先生免費的catering,吃的小點心也非常甜——唉,今天下午程先生參加的seminar,完了居然有catering,有燒賣和餃子~~~~應該去蹭一頓的!!!好想吃燒賣~~~

  • 昨晚去Jurong Point看Harry Potter 7。看完9點半,去坐公車回家。

    到公車站發現199排隊的隊伍超長,好不容易找到龍尾,想著不知道要等多久,不過大家都很有耐心的等,也覺得應該很快會有車。十分鐘后,一下子來了兩輛車,把我們前面的人都帶上了,我看車比較擠,想想應該很快也會有下一班,再等等吧。

    事實證明這是一個錯誤的決定。我們倆站在上車處,從9點40等到10點10分,其間其他的巴士過去不知多少班,就是我們要等的199還沒有。我們身後的人龍蜿蜒曲折,占據了候車大廳的約五分之一的面積(一共大概有十幾條線路在此候車)。我等得不耐煩,到處張望,然後驚訝地發現沒有任何告示規定公車發車間隔是多少分鐘,更么有什麽投訴監督電話之類的。雖然廣州的公車不至於好到哪裡去,但在始發站,在11點以前,不可能出現半小時都沒有一班車發出的現象,每輛車上也會有服務的條款,還有監督電話(雖然不一定打得通或打了估計也沒多少用)。

    也許這裡都習慣用網絡吧……我實在也不想聽接線生奇怪的英語,找個投訴郵箱好了。

    後來我們最終坐上199,車程不過15分鐘就到家了。唉!

  • 到新加坡來,一般都會感覺這裡很整齊,很有秩序。無論何處,都有編號。用一個郵政編碼,就可以精確的定位一個地點,有點不可思議。

    公車和地鐵,無論人多不多,大家總是會挺禮讓的,不會爭先恐后。尤其是下公車時,是要依次刷卡的。如果秩序一亂,可能就有人渾水摸魚逃票。但我從來沒見過人逃票,司機也會很有耐心等每一個乘客下車。超市里排隊結賬,也沒有人抱怨收銀大媽手腳慢,也不會著急著往前擠,好像大家都不是很忙一樣。

    前兩天去ICA(就是移民局)排隊領程先生的學生簽證,實在是太不堪回首的一段經歷。學校的工作人員已經提醒我們,一定要早一點去,因為我們沒有辦法預約到早一點的時間了,只能自己去排隊,估計要等很久。我們6點半出門搭公車,轉地鐵——清晨的新加坡冷得像初秋一樣,要命的是地鐵的冷氣還是像不要錢一樣的吹。結果7點45到站時,穿一件薄毛衫的我已經凍得肚子疼,趕緊找了個toilet解決了一下。我恨這么冷的空調~~~~~

    到ICA門口,已經開始入場了,那個人多啊,像超市里排隊買彩票的人龍。進去找到學生簽證的樓層,問了下工作人員,好吧,先排隊領個queue number。嗯,排隊……約30號人。不過前臺沒多問我們為啥自己來領簽證,就給了我們number去等。E631,紙條上還手寫了waiting time: 2-3 hours,前面有16個人在等。哇,進去看到E002在辦理,我以為我們是631號,等到猴年馬月啊~~~

    其後我們很納悶地看這個叫號板,從E002到E008都有人,忽然號碼就叫到E022。程先生安慰說,估計這號中間有很多空的,才十六個人嘛,很快了。的確我在數E開頭的號碼,很快就過去十幾個人了,但是還是沒有叫到我們,此時等候約1個半小時。然後忽然看到叫E622,噢噢,我看到了曙光~~

    其間又出現了很多E016,E078之類的號,我慢慢看到E626那邊快搞完了,工作人員暫停了一下離開了座位。心想終於快到了……分神之間,那個櫃檯忽然又叫E648,啊~~~難道我們錯過叫號了?程先生也在盯叫號板的,他也沒看到我們的號,怎么想都想不通啊……我覺得E開頭的號碼怎么說也已經過去20個人了,接下來連E652之類的號都叫到了,還是沒有我們。說來也奇怪,同時在弄的,還有忽然間出現的E034之類的號,總而言之,我們沒有辦法分析這個叫號系統究竟是怎么運作的,根本不是按照數字大小排列,也觀察不到任何規律,因此沒有辦法預知我們究竟啥時候能排到,真是鬧心啊。

    大廳里沒有任何指引,也沒有任何工作人員可以詢問,大家都在默默地等。等待過程中還不能干別的事,一定要留神叫號板,因為是沒有語音提示的,只會“叮咚”一聲,有個號閃兩下,就是到那個號了,不固定櫃檯,必須看到板上顯示哪一號到哪一櫃檯去辦理。我不知道別人是不是和我一樣焦躁,反正我們倆在那裡被強勁的冷氣吹得都沒法發火了。僵僵地等了三個半小時,終於叫到了,officer發了一張紙,說,read and sign. wait the other officer to call you later.媽呀,還要等……

    然後程先生在那裡read and sign,我繼續盯叫號板。大約半小時后吧,輪到我們交材料了。都沒問啥,檢查了下材料都齊了,在號碼條上寫了個c21-22,然後又讓我們wait to call。

    不知道要等多久,已經12點了,我們想吃點東西,但又怕錯過叫號——錯過叫號是要重新排隊的!!等候大廳里也不能飲食,我們偷偷喝了點水,掰了些巧克力吃,唉,總算有點熱量了。(爲什麽要偷偷呢,因為大廳玻璃貼了不能飲食的標誌,如果有人抓,是要罰500到1000新幣的~)新加坡人身體真是好呀,在這樣冷的空調里(約22-25度),穿著短袖,不吃不喝,等數個小時,居然沒有人體力不支,打個噴嚏的都沒有。

    然後繼續看那混亂的叫號……其間終於想明白這ICA就是Inhumanly Cold and Awful。1點半,啊,輪到了,交材料,拿到student pass,挺漂亮的卡片,製作效率相當高了,上面有照片有指紋有防偽標誌有PIN碼,比我們的身份證複雜多了。於是兩人像撿了救命稻草一樣離開ICA去找吃的了。連程先生都說,拿個簽證搭上半條人命。

    剩下的半條人命,下周還得搭上,還有我的簽證要辦……

  • 2011-07-20

    NTU校园初探 - [眼睛说话]

    我和程先生住在南洋理工大学的校园里,离教学区有些远的,不过反正学校有免费班车,去哪里都挺方便的,只是认路有点困难……

    前两天带相机步行了一下,见闻比坐车好玩多了。

    这就是我们宿舍外面的马路,旁边还有个建筑工地,日夜开工,似乎很忙的样子。不过据同学透露,这里工作效率很低,工人总是偷懒,所以为了赶工期没办法只能晚上也工作。呵呵,我看到另一片草坪上也有两台钻机,基本上看不到人干活。有一天下午五点来钟看到三个印度人在干活,没到六点钟人就没影了。

    这里的树木挺有非洲风格的,树冠大大的,但叶子小,稀疏的样子可以透过阳光到地上,遮阴效果并不是特别好,不过这样地上的植物也可以长得挺茂盛的,还养活不少寄生的植物。

    校园里除了大树,就是遍地的草地,无论山坡还是平地,基本都是绿草如茵。隔一条排水沟,是一片茂密的丛林,骷髅头的标记让我们很好奇的去看究竟怎么回事,原来是“危险,有实弹射击”。好吓人啊!

    我生平第一次看到活的野猪!远远看去我以为是小狗,走近发现是一只小野猪在拱草根。我们隔着排水沟观察了它大概五分钟,我说了几句话可能把它吓到了,它“哧溜”地就跑到密林里面去啦。其后我们又在路边的树上遇到一只蜥蜴,但它的保护色实在太好了,相机居然没法把焦点对准它。校园里动物挺多的,食堂附近甚至里面都会有八哥和麻雀飞来飞去,趁人不注意偷吃~

    这就是传说中的吸尘器扫马路。的确也没垃圾,一个老爷爷开着吸尘机压马路……

    大学么,就是这么个样子,程先生读的那个系的大楼,好巨大……我目前还是找不着方向的瞎走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2011-07-16

    初抵星洲 - [眼睛说话]

    昨天飛機很準時的到達樟宜機場。機場不大但很安靜,過關排了好久的隊,檢查的官員大多數是膚色黝黑的印裔人。

    因為有同學接,一切都挺簡單,反正坐地鐵到學校辦手續,交錢,然後就入住我們之前申請好的夫妻宿舍。

    其實,只是雙人間啦,把兩單人床一拼,就是雙人床,於是有點大了,帶來的床單只勉強夠鋪個面。

    上圖啦上圖啦!

    這是站在門口看小廳,房間是一室一廳,廳裡面有兩書桌,倆衣柜,倆鞋柜,空間足夠我們倆人放下所有家當了。今天新添置了電飯鍋,已經在燒湯啦!

    我很喜歡這個衣櫥,覺得很方便,也許是因為衣服少的原因,也覺得看著比家裡自己的那個清爽。

    廁所挺小的,但是也有通風的窗戶,下午還有太陽可以射進來曬到我的毛巾。所有窗戶都有紗窗,學校就像個大公園,到處都是大樹草地,蚊子卻挺少的。據搞工程的程先生觀察,這裡的排水設施做得非常好,所以草地上難以有積水,蚊子不好長啊。

    這就是臥室了,就只有床和床頭柜,我這個馬大哈,居然忘記帶枕頭來了,只好拿枕套裝點床單被套和薄被子充數……

    今天采購的食物,好多麵條啊……學校的超市挺多中國貨的,外面就比較international一點,關於購物和食物,以後再專題討論吧。

    拍一個窗外的景色,就像一般的小區咯。我穿了個防輻射服,太像孕婦了……

     

  • 程先生得到通知,通過了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的考核,offer letter已經寄出,只待查收。

    為他的幸運而手舞足蹈的同時,不禁有點茫然,我的人生,要往一個完全沒有想像過的方向發展了。

    開始我打算得很簡單,他讀博士,我也順便讀一個好了。但是那天坐車回家的路上,想來想去,不知道自己想研究什麽好,或者研究這些東西有什麽意義之類的,忽然覺得實在沒有這個激情做學問了。

    既然不想讀書,那就看看有什麽事情可以做做看吧。

    正好五一放假,好好研究一下。我們的人生啊,還會有什麽戲劇性的東西等著我們呢。

  • 最近去了一個叫TIT的創意園逛了一下。沒什麽好看的,就是感覺小時候熟悉的東西,那麼快就變成了古董。

    也許現在手上有些電子產品,過幾年也可以晋升為古董級別了。

    每次看到這條標語就覺得很有歷史感。那個年代的精神面貌是無論如何我們想像不到的。

    現在我們怎麼那麼沒有工作熱情啊……是不是真的是一代不如一代。

  • 2011-04-17

    拖沓 - [凡人記事]

    我現在還在喀嚓魚上面做自己的結婚相冊……

    可恨自己做事這般拖沓了,也痛恨自己怎么也沒啥時間做這些事情。

    喧嘩過後的整理,實在是一件讓我很頭疼的事情。

    想想好麻煩,又放下來,想想又還是做吧,又拿起來,忙一陣,又忘了。

    生活變成了一片片不連續的碎片,真需要很好的耐心才能都拼湊起一件作品啊。

  • 2011-04-10

    I love china - [眼睛说话]

    嗯,我是標題黨。這是指小寫的那一個china,瓷器的意思。

    而我慢慢發現,我真的對瓷器有一種無法抵抗的偏好。總喜歡挑一些特別的瓷器回家,甚至爲了買,給自己編個很不成理由的藉口。幸虧我上下班路上沒有什麽瓷器攤,不然我會破產的。

    今天陽光異常美麗,有了初夏的感覺。忍不住拿出閒置已久的相機,裝上幾乎沒有用過的50mm鏡頭,給我的瓷器拍了幾張。

    這是我家最早的瓷器成員,大花貓茶壺和一個小杯子。我很愛這個大花貓茶壺,第一眼看到就覺得是我要的東西,結果店裡那個茶壺蓋有點壞,還等了兩個星期才去拿正貨。

    那一對藍色的杯子,才一塊錢一個,因為拉坯時歪了一些,杯口不是很圓,就大賤賣了。兩個瓷杯墊,是想起了阿峰在浦口最愛的那棵樹,一個春天,一個冬天的樣子,呵呵,順便提一下,布杯墊是我老姐做的。

    這是從一堆奇怪的瓷器里挑出來一個碟子,我很喜歡它,於是編了一個理由,拿來放肥皂,於是就花了三塊錢買回家了。洗衣服看到它,心情也會愉快很多。

    這一個是在單位門口的小攤上淘的。當時想買來養金魚,因為這個荷葉和綠色讓我覺得養一條紅金魚也不錯。然而我從來也沒有時間去買金魚,反而就放在柜子了,和雙面繡的金魚放一起,一放就兩個月……今天終於拿出來放了點綠蘿。算是對得起它了……

    整理照片時,碰巧看到幾張某日婚宴歸家一人無聊時的自拍,處理成黑白感覺還不錯:)也開始想念,各位現在都是什麽樣子了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那一晚我正往臉上拍爽膚水時,正在慢騰騰洗腳的程先生忽然問我:

    “我這些慢悠悠的做事,難道沒有帶給你一點點快樂嗎?”

    我頭也不回,“沒有。”

    “哦。”他應了一聲。“那我應該要改一下吧。”

    其實我不信他能改掉。他慢悠悠地,總是讓我急躁讓我擔心讓我發脾氣。慢慢地,我也沒那麼急了,我一個人急有什麽用,一個人生悶氣有什麽用,只好由得他去了。

    程先生有一個糯米做的屁股,一坐在飯桌前,或是電視機前,或是電腦前,就黏住不能動了。這是他做事效率低的緣故之一。他可以洗著洗著衣服,聽到電視里什麽有趣的,就跑來看,然後就不動了,然後過了好長時間,又一拍腦袋,回去洗泡了半天的衣服。

    程先生還有一張牛皮糖做的臉皮,如何威逼利誘,就是目不轉睛盯著喜歡的節目或是電腦遊戲,面不改色,就算我大嚷大叫,依然笑嘻嘻的,我行我素,完了跑來認個錯,懺悔一陣子,牛皮糖又彈回原狀,笑嘻嘻的。

    仔細想想,這些個讓我生氣讓我煩惱的事,的確給我帶來那麼一些快樂,例如在取笑他蝸牛般的吃飯速度,例如觀察他全神貫注看電影時候的神態,例如他慢吞吞地把所有的鍋碗瓢盆刷得晶晶亮。

    於是我跟他說:“如果你改得很不快樂,那就算了,別改了。”

  • 反常的天氣,并沒有雨,反而來了北風,涼颼颼的。廣州城的上空,又是常見的灰霾。

    不需要天氣預報,我抬頭一看就知道,不是晴天,看不到厚厚的云,卻有一點灰濛濛的天光,空氣像停滯的一般,那就是霾。

    原本自然給予我們的美景,都被我們的污染自行斷送。以至於偶爾的晴天,會讓我無端的雀躍。我已經不敢盼望藍天,哪怕是看到那溫暖顏色的陽光,在這個季節都成為了奢望。

    在這片灰霾底下,我仍要興致勃勃地生存下去。休息日大掃除,去大學城那個島上騎車兜風,看一看春天的綠色,聞一聞江水的腥氣,翻開村上的《1Q84》繼續那怪誕的故事。

    怪不得我對新加坡那個地方平生嚮往,是因為此時此地難以眷戀。如果有一個機會,怎麼忍心放棄,儘管眾事紛擾,如霾一樣纏繞生活,始終一個希望的光亮,恍如那一線天光,透過灰霾,仍給人雀躍的動力,忘卻所有渺茫。

  • 我不怕坐電梯,我只是怕坐觀光電梯。

    望著周遭移動的景物,我會莫名的害怕。

    每天需要坐電梯到辦公室,如果可以,我會選擇普通的那一台。

    偏偏那台觀光電梯總是先到。我就當訓練自己。

    一天又一天,我開始不太害怕。從無論上下都會怕,到只是下樓開始時會有一點害怕。從不敢看窗外,到現在可以放心看珠江無敵海景。

    我以為我不怕了。後來才知道,那只是對於六層樓的高度而言。

    剛剛從另一個辦公室回來,電梯停在六樓時,忽然心生一念:往上走是怎樣的風景?

    於是惡作劇地,按下了頂樓的樓層(其實也只是21樓)。

    電梯慢慢上升,我看得越來越遠,珠江快要到我腳下……

    不行了,我渾身發軟,扒拉著門邊不敢看外面,怎麼電梯還沒停啊……好可怕……

    電梯平穩在21樓停下,門開了,我像看到救命稻草一樣奔向對門的電梯,下樓去……

    我失敗了。世上最難征服的是自己內心的恐懼。

  • 生活對於每個人都是公平的每天24小時。

    而我又是一個睡眠時間要求很高的人,於是剩下供我處理事務的時間相對比那些睡覺睡得少的人少得多。

    週日的早上,賴在溫暖的被窩里不願意起床。忽然開始害怕面對起床后所要做的一切。

    因為我都需要以火箭般的速度完成,稍一分神,就會忘記這忘記那。

    晚上終於躺在床上的時候,程先生還提醒我,你最近好像沒有運動哦~

    我說我負重暴走算不算,還是以火箭般的速度呢。

    他笑,說那不算,你那火箭是飛,不是暴走。

    然後我笑著睡著了。

  • 雖說平日也穿得不少,又或許是因為中藥的作用,喉嚨累積的不快,轉移到鼻子,在寒潮來襲的聖誕夜發作。

    程先生默默在廚房里洗我早飯的碗碟,我滿心感激地爬上床先睡覺,忘記了之前對於他不能理解我生病心情的怨,期待著週六的休息能夠趕緊擊退感冒,晚上能夠和他一起去聖誕音樂會。

  • 筷子兄弟告別青春之作,還是看了報紙的推薦才上土豆搜來看的,可見我out了。

    不能說很精緻,但自己拍的短片達到這樣的水準,很不容易了。

    歌曲不錯,能夠觸發淚點的那種。

    什麽時候我們開始流行感傷懷念了。是現實太嚴酷逼得我們需要懷念,還是我們需要從回憶中汲取力量才能走向那未知的未來?

    而朱天心的《初夏荷花時期的愛情》,實在為我描繪了一個不太值得期待的未來。放下枕邊的書,不由得向身邊的人更靠近一些。會不會有一天,時間也要把我身邊的這個少年偷走?

    什麽時候我又會開始懷念現在這一刻?

     

     

  • 近日在淘寶上購得一個木頭收音機,復古的感覺,磚頭那麼大,放在廚房裡,供我煮飯娛樂之用。

    有聲音的陪伴,在廚房的時光也倍感溫馨。

    第一天和我的收音機一起吃早餐時,飄出了劉德華的《十七歲》。

    這首歌一直很能打動我,即便是在曾經不懂欣賞華仔魅力的年紀。

    很清楚地記得語文課上,老師說她最欣賞的四大天王是劉德華,被我們一群無知17歲少年哄笑。然後老師一字一句地說,你們長大了,一定會懂得劉德華為何值得我們尊敬。

    時隔十年,聽著這首收音機里的《十七歲》,不禁感慨。我們縱然不能耀眼如劉天王,但從十七歲到現在,我們是否都完成了自己的蛻變,變成自己想要成為的那個人了呢?

  • 2010-11-22

    早生華髮 - [凡人記事]

    昨天洗頭,吹乾時忽然發現一根白頭髮。

    白頭髮!

    不長,但全是灰白色的。

    第二根!

    之前那一根是在廬山的時候程先生發現的,那一根比這一根更白。

    我還沒有為第一根魚尾紋出現而驚恐,但我已經在為這早早冒出來的白髮煩惱了。

    不要再長了……

  • 2010-11-20

    貧賤夫妻 - [兩個人的事]

    近來看兩部電影,黃真真的《分手說愛你》,以及《成為簡·奧斯丁》(Becoming Jane)。愛情故事里不約而同地都在講述同一個主題:貧賤夫妻百事哀。

    我們倆做事累了的時候,就會靠在一起感歎一下“我們這對貧賤的夫妻”。貧賤,自然不安逸,但如果還是有希望,還有力量去奮鬥,這種貧賤,也是可以忍受的吧。

  • 天天在一個固定的時間出門,總會遇到和我一樣的人,在同一個車站,坐同一輛車,或者在同一條小路上,擦身而過。大家彼此不認識,但見面的機會,比同一座城市里的朋友還多。

    最近上班坐的公車改線路了,只得去另一個車站坐另一部車。

    忽然有點想念以前天天能見到的人。

    例如,獨臂男。

    獨臂男,真的只有一隻手臂。夏天時,他的左臂袖口空蕩蕩地飄揚,像一面旗子。秋冬時,他還會特意把長長的空袖子塞到褲子口袋里,乍一看,你不會覺得他只有一隻手。

    在換工作之前,就有一天晚上看到過他。我又餓又累,在昏暗的路燈下忽然看到年近中年的他提著一大堆生活用品,一步一步在我前面走著。我發現他只有一隻手臂,但走路的背影很是堅定,不知怎的給我了一些勇氣。

    換工作之後,我更改了上班時間,很驚訝的發現他也在我等車的車站,而且我們會坐同一輛車。他只要坐四五個站就下車,於是我也觀察到了他在哪裡上班。我很好奇他做什麽工作,從他的衣著推斷,應該是文職,而也可以感覺到他工作挺認真,因為這麼近的路程,他到單位還有大概十五分鐘才到點。反觀我每天都算准了打卡機到達辦公室,上一代人真是不一樣。